今天是:

存折挂失以后
来源:泾阳县纪委监察局 作者:泾渭分明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6-05-18 22:10:36
字号:

(一)

邓显明是灵都县常委、县纪委书记,今年五十有四。前年,爱人去世,膝下只有一个儿子,还在上大学。孤爷寡儿的渡过了两个多年头。在灵都,邓显明职位也不算低,但他对生活却十分低调,除了给儿子寄点钱外,自己用的也并不多。他住的是一套房改时改来的房子,六十多平方米。平时,穿着也十分朴素,人家都说他是新时代的“土八路”。自从爱人去世后,他就将自己的那本工资存折带在身边,一旦要用钱,就将存折交给秘书去给他取一点出来。对于存折里有多少钱,他是基本上不看的,还是那位小李秘书了解他的存款究竟有多少。

一天,儿子打电话给他,叫邓显明汇点生活费给他。邓显明又一次存折交给小李秘书给儿子汇钱过去。那天,小李很忙,汇了钱以后,存折没有及时还给领导,往抽屉里一放就忙去了。转天,邓显明向小李要存折时,小李发现放在抽屉里的存折不见了。邓显明批评了小李几句后,还是叫小李到银行去办了挂失手续。

银行挂失,一般都要在一个星期以后才能做回新折新卡。一个星期过去了,小李根据邓书记的吩咐,又一次来到银行,为邓书记办理新折新卡。银行的营业员将办理好的新折新卡替给小李时,眼睛盯着小李看,还说了一句:“你的老板哪来这么多钱?”

小李听到营业员这话,好生奇怪,就随口答道:“他是我们纪委书记,不是老板。”

“纪委书记?”营业员更加感到惊奇,就冷嘲热讽地又补了一句:“我以为纪委书记的手是干净的呢,原来也这么肮脏?”

小李听到这话,心里有点不高兴,对那位营业员反击了一句:“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这是个人隐私,你的职业道德呢?”营业员一听到“职业道德”四个字,脸就红了,马上连说了几句“对不起”。

小李听了营业员一席话后,心里顿生疑问。走出营业厅,偷偷地将邓书记的存折打开看了看,还真的吓了他一跳。天哪,一个星期内,邓书记的存折里钱足足多了上百万元。他清楚地记得,一个星期前,他给邓书记取钱的时候,存折里还不到十万元呢。存折一丢失,不但钱没有少,而且还多了上百万元?存进去足有十几笔款项,每笔款项都是十多万元,邓书记哪来这么多钱?

这件事,邓书记在小李心中的形象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来那种“土八路”、清正廉洁的形象,一下子化为乌有,正像刚才营业员说的,纪委书记的手原来也这么肮脏?他开始怀疑自己丢邓书记的存折,可能是邓书记自己一手策划的。但这件事想来想去,就是想不通。邓书记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没有道理啊!如果是邓书记自己策划的,那办理新折新卡应该由他自己去啊,为什么还是叫我去办,让我知道他有这么多钱呢?这肯定说不通。他又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陷害自己呢?或者说我在拍邓书记的马屁?或者说我在陷害邓书记呢?但这成本也太大了呀!况且,有谁会相信我哪来这么多钱拍邓书记的马屁呢?反正是不通情理。小李将该想的都想了,该怀疑的都怀疑了,就是想不出一道道来。

小李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将邓书记的新存折带回,小心翼翼地交还给邓书记。对邓书记存折里的事,他只字未提,因为这是领导的秘密,作为秘书,心知肚明就是了。邓书记呢,正在忙着看案卷,小李送来存折,他看也没看,随手往提包里一放也就完了,因为他对小李办事一百个放心。

(二)

都说没有不透风的墙。邓显明存折里的事慢慢地在社会上流传开了。对于那些议论,邓显明当然是听不到的。有一次,他在审查一位企业老板行贿案时,听这位老板说了这么一句话:“你邓书记的屁股是不是干净,你转过身去看看?”

邓显明听到这话,笑了笑说:“如果我自己屁股不干净,就我自己擦,我自己擦不干净,还有党纪、有法律为我擦。但你说话要有根据,我邓显明是怎样的人,上上下下都清楚。”

听了邓显明的话,那位老板笑了笑后,又添了一句:“我出去后,说不定你邓书记就进来啦。”

邓显明自从当上纪委书记后,那些被他处理过的人及其家属肯定对他怀恨在心,恶意造谣中伤的有,恐吓利诱的有。有一次,他的家门口还被倒了一桶尿屎。所有这些,他都忍了过来。对那位老板的话,他当然也不会将它放在心上。

但是,还真的让那位老板说着了呢!没过几天,突然来了几个人,向他亮出来的是省纪委的招牌,叫他将工作交代给别人,就把他带走了。邓显明凭着他多年的纪委工作经验,这是“两规”。但他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他尽力地想,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是过硬的。所以,“两规”的时候,他一点也不害怕,很配合地跟着走了。走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要同事们将手头几个案件办成铁案。

邓显明被省纪委的同志带到了一个孤岛上。这里是省里查办案件实施“两规”的地方。邓显明已经来过几次。不过,那几次,都是他帮助省纪委办案来的。他在想,这一次来,是不是又叫他帮助办什么大案呢?这次用这种方式请他,是不是省纪委故弄玄虚。

审讯工作当晚就开始了,但这次邓显明没有坐在审讯席上,而是坐在被审讯席上。对这一形式上的重大变化,邓显明感到懵然。

开始时,审讯人员总是旁敲侧击,企图能挖出他们所掌握资料以外的东西。但邓显明十分地不配合,总说自己是清清白白的,说不出一件与贪污受贿有关的事情。

到了深夜,双方还是这样僵持着。审讯人员忍无可忍,抛出一句话来:“邓显明,你不要以为自己是纪委书记,懂得纪委审案的方法,反侦查能力强,能蒙混过关。你要知道,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也不会请你到这里来的。”接着,就将检举信揭发的几笔存款的存入时间、数额,包括他的存折帐号,都讲的有根有据,弄得邓显明目瞪口呆。

过了好大一会儿,邓显明才回过神来,说道:“我的存折还在公文包里,哪来那么多钱,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不信,你们自己拿去看好了。”

审讯人员当着邓显明的面打开他的公文包,取出存折看了看,然后,将存折拿给他自己看。邓显明一看,吓了一大跳。存折上存钱的时间、数额与审讯人员所报时间、数额分毫不错。一时间,他头脑嗡嗡作响,不知所措。

审讯人员叫他将这件事情讲讲清楚。邓显明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他哪里讲的清楚,只好说:“我讲不清楚,不知道钱是哪来的?但这钱肯定不是我自己的。”

“你自己存折里的钱,你说不知道,你以为说的过去吗?存折里的钱不是你自己存进去,难道是鬼给你存进去的不成?”审讯人员责问道。

审讯人员这么一说,他突然想起小李给他最后一次取款的事情,就对审讯人员说:“你们能不能去问一问我的秘书小李,我的银行存折存取都是他帮我办的。”

小李来后,对审讯人员说的也很简单,只提到做了新折新卡后,就发现邓的存折里有这么多钱,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后来,又经过银行监控录像分析,前来存款的那几个人也在录像上显示了,都不是当地人。叫邓显明辩认,但他说一个都不认识。这样,球又踢回到了邓显明的身上,但他还是讲不清楚。

此后,邓显明被日复一日地叫来审讯,但他就是讲不清楚。在审讯人员看来,当然认为他在抵赖。不承认自己有贪污受贿行为,不承认是自己的钱的事情,在以往的审讯中也经常碰到。案件就这样一天天的拖着,邓显明因为讲不清情况,也就继续被“两规”着。

邓显明的事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后果,灵都县上上下下,都在议论着。有的说,邓显明一看上去就像个大贪污受贿犯,看他像个“土八路”,那是他伪装的好。有的说,像邓显明这样被大家公认的清官也受贿这么多,共产党还有廉洁的官吗?也有的说,邓显明可能是被人陷害的,他处理了这么多人,那些人不恨他才怪呢?

是呀,非呀,众说纷纭。省纪委对这个案子也感到非常棘手,要处理邓显明吧,关键证据缺失,邓显明又始终讲不清钱的来历,而且这个案件本身存在诸多疑点。不处理吧,数额实在巨大,无法向社会交代。

(三)

县纪委突然收到了一封温城寄来的匿名信。写信的人说自己是一个曾在灵都县打工的大学生,在网上看到邓显明被调查的消息,觉得跟自己半年前受人之托向别人帐户存钱的情况很相似,经向朋友确认就是那个邓显明后,自己感到良心上过不过,所以敢于出来为邓显明叫屈的。他自认是其中一位受人之托的帮助别人存钱的人。信中将帮助别人存钱的全过程说的一清二楚,并将委托他存钱的那个人的相貌特征也作了描绘。县纪委马上将这一封信交给县委赵书记。赵书记立即叫公安侦查人员根据信中描绘的那个人的形象描成图。从图上看,原来是一位被邓显明刚刚“两规”过的县建设局胡副局长。

胡副局长叫胡四福,是县建设局一位资历很深的业务副局长。近几年,揭发他的检举信很多。但这些检举信都是匿名的,而且数额巨大,加在一起有几百万元。县纪委为他的事经过多次研究,但都无法形成统一的意见,理由是依据不充分。去年底,县纪委终于下了决心,确认他肯定有经济问题,所以,将他双规了起来。胡四福被“两规”后,就是不说,百般抵赖,最后讲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是这些“小事”,加起来也有十几万元,检举信上那些款项根本就落实不了。由于审查结果还不能定案,再加上他的身体原因,在家停职反省,听候处理。

县纪委又一次将胡四福叫了进来。审讯人员问他近来有没有做过出规的事情。胡也是像前次一样百般的抵赖,信誓耽耽地说,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的事情。审讯人员就将监控录像摄下来的温城那位帮助他存钱人的照片丢给他:“这个人,你总不能说不认识吧。”

看到这张照相,胡四福先是一呆,然后,脸红一阵紫一阵的,他以为那人将他告发了。但是,他还想抵赖一阵子。审讯人员就将那人的检举信给他读了关键的一段后,他才知道自己再也躲不过去了。于是,就将自己被纪委“两规”放回来后,与一些被纪委查处过的人串连起来,设局陷害邓显明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原来,胡四福自从纪委出来后,想尽办法,开脱自己的罪责。先是委托别人贿赂邓显明,但邓显明滴水不进。然后,又以邓显明的儿子在大学读书为由头,给他儿子送去电脑等实物,被邓显明知道后,又原封不动地退回给了他。

在所有招术都不灵的情况下,胡四福与十来个被纪委处理过的人一拍即合,决定对邓显明进行报复。受他指使的其他几个人,本来都是他的铁哥们,有的已经永远失去了政治生命,有的还在牢里,有的因为纪委查处失去了巨额不正当利益,前面提到的那位老板就是其中一个。他们认为,都是邓显明与他们过不去。用他们的话说,一定要下猛药,给邓一点颜色看看。

经过多次商量,他们设了一个偷偷地在邓的帐户上存钱进行栽赃陷害的局。他们想的也算周全,一边给邓存款,一边在社会上放风,并向省纪委匿名检举揭发他。存款是要银行帐号和存折的。胡四福经过多方了解,邓的存折取钱都是叫秘书小李办的。所以,小李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那天,小李刚刚帮邓显明取钱回来,在暗处的他,等小李从银行回来,走进办公室,就叫人给小李打电话,将小李约出去。而且以借文件看的名义,一个人溜进小李的办公室,偷走了邓的存折。胡四福他们知道银行里有监控,于是,就雇用外地人去帮助存款,他们自己呢,就站在门口监督,当存款人将存折交还给他,检查了确实存款以后,就付给几百元的酬金给存款人。胡四福认为,这样做,天衣无缝,一来也无法查到他,二来肯定让邓显明讲不清楚,翻跟斗。只要邓显明倒了,他们的案子就有可能翻过来。在他看来,邓显明这个人太认真了,只要邓在县纪委,他们官商勾结、贪污受贿攫取巨额利益的目的就很难达到,担心总有一日会被邓查出来。

廉行还清白,腐恶难逃脱。经过胡思福的交代,以及其他几个人的核对,邓显明的案子很快水落石出。而胡思福不仅要将违纪所得上缴国库,而且也将面临人民法院的庄严审判,最终为自己的腐败和诬陷行为“买单”。

信访举报指南------------------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控告申诉工作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的规...[详细]
有关法律法规------------------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控告申诉工作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的规...[详细]
  • 举报箱
  • 行政效能投诉
  • 书记信箱
  • 投稿箱
中共泾阳县纪委 泾阳县监察委员会主办
地址:泾阳县姚家巷29号  电话:029-36222237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30047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