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家 风 故 事
来源:泾渭分明 作者:县纪律检查委员会监察委员会机关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9-04-23 21:25:31
字号:

   


 

去年5月的一天,我在武装部为儿子办理《兵役登记证》时,邂逅了一位前来办事的老汉。闲谈中,得知老汉竟与父亲熟识。老汉说,当年受外界因素干扰,他报名参军遇挫,却又不甘放弃,于是找到了素昧平生的父亲打算碰碰运气。父亲时任老汉所在公社的武装干事,在了解了老汉个人及其家庭情况后,历经一番周折,成全了老汉的参军愿望。老汉说,自始至终,父亲没吃过他家一根烟,喝过一口水,老汉的父亲过意不去,趁父亲上班时去了我家。当时,祖父下地干活,老汉的父亲向祖母表达了谢意后,不顾祖母阻止,执意留下一条香烟。事后,祖母受到了祖父的指责和父亲的抱怨,满腹委屈。那条烟,终究还是被父亲退回老汉家。
     老汉说的此类事情,我在孩提时代就从同样受到委屈的母亲的眼泪中看到过,更从自己的切身经历中无数次感受过。无论是懵懂的童年、烂漫的学生时代,还是参加工作后的日子,父亲一直用他的处世观严格约束着我的言行,这使我对父亲夲能地产生了畏惧心理和不解,甚至怯于和他交谈,直到结婚后不久,父亲第一次向我递过来一支香烟。从那刻开始,心里才有了和他主动交流的底气。随着时光流逝,和父亲边抽烟边聊天的和谐氛围不知不觉间趋于常态,于是试探着向父亲求证他那些“不近人情”的事情和想法。父亲说,从招工、参军、提干、转业到成为领导干部,他从未寻过一次人情,更未送过一次礼,生命中有幸遇到的诸多同样“不近人情”的“贵人”,才让他这个农家子弟抓住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别人说自己近不近人情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自己要做到问心无愧。
    父亲生活非常节俭,抽的香烟也属于中下档次。大姐参加工作之初,曾买了条名贵香烟想让父亲“改善”生活,为不让父亲心疼,借口说是别人送的。父亲听后,非但拒收香烟,还揪住大姐的托词不放,大发雷庭。事实澄清后,那条名贵香烟被大姐赌气换成了很多条“平猴”出现在父亲面前,才算息事宁人。自此,子女们孝敬父亲香烟的档次和来源,都没有越过父亲划定的那道红线。每次给父亲递香烟时,他总是盯着我手中的烟盒看。我知道,他是在看香烟的牌子:凡是“猴王”或与“猴王”档次相当的香烟,接过去就抽;上些档次的,接过香烟后一边似乎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拈弄着,一边盯着我,眼神除过对我“奢侈”的不满,分明还有他为我们姐弟划定的那道红线。在这种眼神下,我习惯了普普通通的“摩沙猴”。虽然不上档次,但抽起来口感淳香,心情坦然。
    时光荏苒,父亲辞世已经两个年头了。父亲在世时,我晚上熬夜早上赖床的恶习为他诟病,骂我缺乏改变不良习惯的毅力,没出息。我承认,改变坏的生活习惯,自己的确缺坚持,少恒心。两年间,恶习非但未曾收敛,反有变本加厉之势,这定会让另一个世界的父亲不齿。两年间,抽烟的嗜好和赖床的恶习一并顽固地存在着,同样存在着的,还有对“摩沙猴”的钟情。两年间,说不清工资究竟涨了几次,只知道抽惯了的“摩沙猴”,早已超越了香烟本身的属性,成为自己坚守的选择和情结。每次离开父亲坟茔前,都会点燃一支“摩沙猴”矗立在墓碑前,缕缕清烟中,父亲为我们姐弟划定的那道红线愈发清晰起来。尽管阴阳两隔,我却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父亲,依旧会习惯性地端详那支香烟的牌子。

(泾阳县财政局  毛勇)

 

信访举报指南------------------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控告申诉工作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的规...[详细]
有关法律法规------------------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控告申诉工作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的规...[详细]
  • 举报箱
  • 行政效能投诉
  • 书记信箱
  • 投稿箱
中共泾阳县纪委 泾阳县监察委员会主办
地址:泾阳县姚家巷29号  电话:029-36222237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3004707号-1